海运网

【天九湾原创•单证】梁柏谦:不可转让的海运单及其它非物权单据在信用证项下的运用

天九湾贸易金融2022-08-03 13:24:17

不可转让的海运单及其它非物权单据在信用证项下的运用

作者:中国银行扬州市分行贸易金融部 梁柏谦 系天九湾贸易金融圈研究团队高级成员

日期:2015年3月16日

众所周知不可转让的海运单(non-negotiable sea waybill)是承运人收到货物的收据及托运人与承运人之间运输合同的证明。早在上个世纪80年代末,在欧洲、斯堪的那维亚半岛、北美和远东的一些贸易地区,更多地使用不可转让的海运单的趋势已经不容忽视。1990年国际海事委员会(Comite Maritime International)在其于巴黎召开的会议上批准采用国际海事委员会海运单统一规则(CMI Uniform Rules for Sea Waybills)。国际商会在制订UCP 500时,,特意加入一个独立的条款UCP500第25条,用来说明这种在国际海运中所使用的单据。

一、海运单在信用证项下无法广泛使用的原因

海运单不是货权单据,货物交付给指定的收货人,该收货人只须证明其身份而不需要提交正本海运单。正是由于其非货权单据的特性,海运单成为运输界为避免在货物到达目的地后提货时发生延误而采用的一种运输单据。虽然海运单具有加快货物流转速度的功效,获得了国际商会的承认并被列入UCP 500第25条,其运用也有一定程度的增长,但在信用证项下,其使用依然很有限。提单在信用证项下的绝对优势地位是有其内在原因的。只要考察一下托运人、收货人、开证银行、保险公司的需求,就很容易理解这一现象。

一般来说,信用证项下的货物贸易有这样的要求:托运人要求获得货款,并且在获得货款或取得付款保证前保持对货物的控制;收货人要求卖方不失去对货物的控制就不能获得货款,取得货款时必须将货物的控制权交给收货人或作为其代理人的银行;开证银行要求在代收货人付款或作出付款保证时,如遇收货人不履约(例如破产),能取得抵押;保险公司要求在支付了索赔后,能够取得代位权,向承运人追偿,以将其损失减少到最低程度。

很显然,使用提单作为信用证项下的运输单据可以满足上述各方的要求,但如使用海运单,则很难达到上述要求。例如,收货人担心发货人改变海运单的收货人。

二、海运单中留置条款的有效运用

最早试图解决这一问题的瑞典简化贸易程序委员会(Swedish Simpler Trade Procedures Board)提出了一个不处置条款(No Disposal clause),即在海运单上加列以下条款:

“托运人在接受本运单的同时不可撤销地放弃变更运输中的货物的收货人身份的一切权利(By acceptance of this Waybill the Shipper irrevocably renounces any right to vary the identity of the Consignee of these goods during transit.)。”

这一条款虽然解除了收货人的担忧,但却使发货人处于十分不利的地位,如单证不符时,发货人将面临既不能获得货款又无法收回货物的窘境。显然,问题的关键并不是收货人要确保能收到货物,而是对货物的控制权的转移与货款的支付同步发生。

P & O Nedlloyd在其商户指南(Merchants Guide)提出了一种更好的解决办法,可在一定程度上增加海运单信用证项下的使用。该办法要点如下:

1、海运单注明根据国际海事委员会海运单统一规则签发(Be issued subject to the CMI Uniform Rules for Sea Waybills.)。

2、加列控制条款 :“当本运单被一家银行根据信用证交易接受时(该银行向承运人确认其接受),托运人不可撤销地放弃变更处于运输中货物的收货人身份的一切权利。”(Incorporate a CONTROL clause :“Upon acceptance of this Waybill by a bank against a Letter of Credit transaction(which acceptance the Bank confirms to the Carrier)the Shipper irrevocably renounces any right to vary the identity of the Consignee of these goods during transit.”)

3、将银行作为收货人并在海运单收货人栏注明免责条款:“如本栏显示的名称为一银行,则该银行除可以其自身名义申请交付货物以外,将特别地从运输合同定义的商户范围内有关当事人中予以排除,并且不承担合同项下对承运人的义务(If the name shown in this space is a Bank, the Bank named is specially excluded from the list of parties coming within definition of Merchant in the Carrier’s contract of carriage and incurs no liability to the Carrier under said contract unless applying for delivery in its own name.)。 ”或在海运单中使用银行留置条款 :“本运单所列货物仅凭对货物享有留置权的某某银行的授权方可交付。”(Bank lien Clause:“Delivery of the Goods represented by this Waybill can only be effected against written authority from.…… bank who has a lien on these Goods.”

如在开立信用证时,明确规定证下提交的海运单必须满足P & O Nedlloyd建议中的要求,则该信用证项下的运输单据虽然不是提单那样的货权单据,但却能在很大程度上满足托运人、收货人、开证银行及保险公司的要求。

使用加列了“控制条款”的海运单,托运人直到收到货款或取得付款保证前,能够保持对货物的控制,同时托运人在未放弃对货物控制的情况下无法得到货款或取得付款保证。使用“控制条款”的海运单的信用证,可使货物控制权的转移与货款的支付同步发生,其功效可基本等同于凭交付提单付款信用证。开证银行支付信用证项下的款项后,也要求货物控制权能够从托运人处转移,因此,开证银行应该也能够接受“控制条款”,并愿意在其接受单据时相应通知承运人。

如收货人要转卖运输中的货物,只要能将交易地点限制在目的地,仍可在信用证项下使用海运单。此时收货人需在货物到达目的地前向承运人证实其身份,并请银行按“控制条款”的规定向承运人确认其接受海运单的意旨,要求承运人出具提货单(Carrier’s Delivery Order)。收货人可将承运人的提货单作为代表货物的单据,将该提货单背书后交买主提货。在这种情况下,该买主不是运输合同的当事人,其对承运人的一切索赔要求必须通过收货人提出。但对买主而言,至少收货人是近在咫尺的,并不象托运人那样远在千里之外。

开证银行在进行国际贸易融资时需要抵押,这样当其代收货人对托运人付款或作出付款保证时,能够取得收回融资的保障,通常采取控制货物的办法即可达到目的。传统上这种需要可通过持有作为货权单据的提单来实现。在使用海运单时,银行如要控制货物,最简单的办法就是规定以其自身作为收货人。但通常情况下,银行不愿意成为运输合同的一方当事人,从而面临遭遇承运人索赔的风险。在海运单上加列了免责任条款后,由于解除了遭承运人索赔的顾虑,银行应当可接受以其作为收货人的做法。如果即使在海运单上加列了免责条款后银行仍然不愿意作为收货人,则可使用“银行留置条款”。此时,虽然银行不是运单上的收货人,但根据运单上的“银行留置条款”,仅凭运单上指定的银行的授权,承运人才可交付货物。这种做法同样达到了银行对货物实施控制的目的。

保险公司关注的重点是,在其对收货人进行赔偿后,能够根据保险合同提供的代位权凭相关运输合同向承运人索赔。在使用提单的运输合同中,保险公司能够至少取得海牙-维斯比规则规定的最低限度的索赔权利。保险公司以往反对使用海运单主要是由于承运人完全有权规定低于提单保障低条款的订约自由,并且传统上海运单收货人并非订立运输合同的当事人,无法根据运输合同起诉承运人,保险公司在赔偿后当然也无法对承运人进行起诉。根据国际海事委员会海运单统一规则,适用于提单或类似的物权凭证的国际公约或国内法,同样强制性地适用于海运单。在使用海运单时,托运人订立运输合同,不仅代表其自己,同时作为收货人的代理人也代表收货人,收货人从而能够作为订立合同的当事人起诉或被诉。由此可见,在使用注明根据国际海事委员会海运单统一规则签发的海运单时,在赔偿了货主后,保险公司依据代位权产生的对承运人索赔权利可得以行使。

需要指出的是,虽然从技术层面看,P & O Nedlloyd的方案是完全可行的,但在实际运用该方案时,必须充分考虑各国法律的有关规定以及以往法庭的判例。由于当地对提单的要求,外汇管理或海关手续都有可能对海运单的使用发生影响,海运单的上述使用方式并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受这种影响的国家大部分处于中东或南亚地区。如果某个国家的海上运输法中有关海运单的规定与国际海事委员会海运单统一规则一致,则在该国家可按照本方案运用海运单。

三、留置条款也适用于其它非物权单据

特别需要强调的是,上述在信用证中使用不可转让的海运单的办法稍加变化后同样也可应用于其它非物权单据,如航空运单。对出口商而言,如能在进口商安排开立信用证前就与进口商约定由进口商通过其银行开出包含这种条款的信用证,当然是最为妥当的做法。在实务中,有时出口商虽然取得了进口商通过银行开立的以提单作为运输单据的信用证,但由于种种原因,实际出货时,却不得不使用空运方式。此时,为保障其收款安全,在不修改信用证的情况下,可在航空运单上加列类似不可转让的海运单使用的银行留置条款,达到同样的效果。我国的出口商很少使用这一方法,但国外的出口商有时会采取该办法。 ANTONVENETA SPA PADOVA)的金额为USD75,202.90的 LC95HA0328/4号信用证要求受益人提交的运输单据是提单,但受益人以空运方式出运货物,并在航空运单上注明:“IMPORTANT: DO NOT RELEASE GOODS WITHOUT IRREVOCABLE BANK CONFIRMATION OF THE REMITTANCE OF AMOUNT USD75,202.90”,该航空运单同时注明我行为被通知人。对该航空运单项下的货物,国内的运输代理人即要求我行在该航空运单背面加注上述内容的保证文句并盖章后才同意放货。我行在取得授信部门同意的后,即在航空运单背面加注“WE HEREBY GIVE OUR IRREVOCABLE CONFIRMATION OF THE REMITTANCE OF AMOUNT USD75,202.90 UPON RECEIPT OF FULL SET OF ORIGINAL DOCS(EXCEPT BILL OF LADING)AS CALLED FOR UNDER OUR CREDIT NO. LC95HA0328/4”后盖章,并在收到正本单据后付款结案。以这种方法使用非物权单据时,即使单证不符,受益人也同样可以获得开证行不付款或不作出付款承诺就不能提货的安全保证。以上案例充分说明,使用非物权单据并获得付款保证的方法不仅可以在可预见(即有关当事人事先约定)的情况下适用,在不可预见(即有关当事人未事先约定)的情况下也同样适用。

【提示: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未经授权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目的.】

Copyright © 海运网@2017